• banner1-1.png
  • banner1-4.png
  • banner1-5.png
  • 1.jpg
  •  > 我的入党故事
    把毕生精力献给农村
    发表时间:2021-09-08 来源:龙8客户端登录网

    赵继宇

      

      1960年,刚刚年满二十一岁的我便写下了第一封入党申请书,但因为家庭问题耽搁了。1962年,我国正处在危难时期,粮食尤为匮乏,我放弃了事业单位的工作,主动申请回到农村。

      那时我虽然不是共产党员,但时时刻刻用党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。回乡后,在农活上,我从不挑肥拣瘦,脏活、累活、险活我都抢着干,有时候还带领一帮年青社员单独作业。

      1964年,上级批给我们一眼机井,我们全体社员望着快要被太阳晒干的麦田十分高兴。谁知,过了一年,地下水位急骤下降,井坑心必须再往下挖,这可是一项相当危险的工程,万一发生事故,上百吨的石块坍塌下来,井下的人霎时会被压死。即便如此,为了拯救干旱的田地,怀抱入党之志的我主动要求下井作业。在井下仰首向上望,那石块就悬在头顶,随时都有脱落的可能。万幸的是,这一“虎口拔牙”的任务顺利完成,机井又重新运作,浇灌着那广阔的麦田。

      回乡以后,我感到农村的文化生活太少了,就借来一间小房间,把我买的几百本书放置其中,算是办了一个小小图书馆。房山县文化馆知道这件事后主动借书给我,自此,我每隔两个星期向生产队长请半天假,推着独轮车步行60多里,到房山县城换书。后来,这个小小图书馆在各级领导的关怀下,演变成房山县第一个农村读书俱乐部,房山县委在农村三级干部会上还表扬了我们。

      天有不测风云。文化大革命期间,我因在农村文化工作中产生的影响而被颠倒黑白地定了罪状,多次被拉去游街、被批斗、被打得遍体鳞伤。当时,我下定决心,一不逃跑,二不自杀,命运交给党来安排。造反派让我扫大街、掏大粪,企图在精神上给我更大的折磨,可是,我偏偏把这当成考验,因为这正是体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好时机,我一定把这些工作干得更好。在残酷的逆境中,我向党组织提交了第二封入党申请书。

      云开雾散晴了天。1974年,生产队长派我去养猪场当饲养员,全场八九十只猪,有三分之二都生病了,兽医告知:你们的猪场没办法救了,死光了再养就行。我好说歹说才把兽医请来给猪打上一针,然而第二天猪又犯病了。我急中生智,捡起空药瓶,看准了药名,一次性买回半口袋卡那霉素和一套注射器,不分昼夜,每四小时给病猪打一次针,困了就在猪棚里睡,饿了就让妻子送饭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一个多月过去,奇迹终于出现,所有病猪都痊愈了。从那以后,我更加精心地打理猪场。一次,上级领导来视察,看到猪场后表示非常满意,当即定之为“先进猪场”。

      1991年,苏联解体,世界共产主义运动遭受挫折,不少人对共产主义产生了怀疑,担心中国共产党也会变,然而,我坚信中国共产党不会变,因为她早已扎根在亿万中国人民的心中,她必然对人类解放事业做出重大贡献。于是,我又写下第三封入党申请书。

      1992年夏天,村党支部通知我参加区委组织的培训班,区委组织员对我说:“你入党后,要继续努力,才能无愧于共产党员这个称号。”听到这里,我的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。1992年9月20日,我终于站在党旗下宣誓,时年52岁。

      又一个30年过去了,在这漫长的岁月里,我一刻也没有忘记“我是共产党员”这句话,我写下“把毕生精力都献给伟大的农村”这十三个字,将它贴在墙上,让它激励着我更好地工作。三十年来,我共获得镇党委、镇政府颁发的荣誉证书34本。

      今年我83岁,自知生命即将走到尽头,时间所剩无几。我要争取继续发挥余热,用一生来兑现自己的誓言。

      (作者单位:北京市房山区韩村河镇曹章村)

    网站编辑:白 梦洁
    龙8客户端登录网出品

    友情链接